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欧洲的危机

上帝的时机

在欧洲,过去的五六年间,描述经济状况时被最频繁地使用的是“危机”一词。然而,欧洲面临许多不同层面的危机。这里确实发生了经济危机,但是这里还有政治危机、社会危机、环境危机、和信仰危机。只有多维分析才能把复杂的状况分析清楚,并且对于这场危机给欧洲未来使命的启示提供有意义的见解。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在考虑对于欧洲宣教的启示之前,本文将简要介绍欧洲目前在如下五个方面面临的挑战(经济、政治、社会、环境和信仰)。作为在过去一百多年里唯一一个没有看到教会增长的大洲,也许今天欧洲的危机将会变成上帝的时机 。

1. 经济危机

尽管欧洲央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欧洲的经济状况依然危机四伏。许多南欧国家继续与高额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抗争。失业率仍居高不下——希腊的失业率是26%,在西班牙是24%,25岁以下的失业率则分别是50%和54% 。

在欧元区,单个国家已不能够通过贬低本国货币来重拾竞争力;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野蛮地削减公共部门。中欧和东欧国家因着西欧倒塌的出口市场而困境重重。近期下跌的油价和因乌克兰冲突引发的经济制裁不仅在影响俄罗斯,还影响了其他邻近的欧洲国家。

对出口依赖的德国使他们容易受到亚洲经济放缓和对俄罗斯经济制裁的影响。英国经济受欧元的牵连,虽有所增长,但仍然非常依赖金融部门。法国是欧洲第二大经济体的原动力,因为竞争力下降,金钱正大量流失。随着欧元区的通胀已经转为负值,落入通货紧缩的旋涡和回到经济衰退的风险在欧洲是真实的。

欧元区内部的失衡继续得不到解决,这意味着能解决一些国家问题的方式可能会让其他国家变得更差。从经济角度来说,单一货币的解体可能是好的,但从政治角度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欧洲可能会被判处10-20年的经济低迷。

2. 政治危机

欧盟内部的压力
欧洲央行对于一些欧元区国家严格的经济措施已经产生了显著的政治影响,甚至在一些国家引发了社会动荡,以及对于欧盟显著改变的态度。欧洲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反对欧盟整合的支持者。在英国,要求英国从欧盟撤出的公民投票的压力随着今年换届选举的临近逐渐加大。

反紧缩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在希腊最近的换届选举中获得胜利,在西班牙急剧上升的姊妹党社会民主党(Podemos)也反应了这一态度的改变。

极端政党的压力
在欧洲许多地方,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运动都在增加。极右翼政客们能够借着民众对于在失业率飙升的不满,将矛头指向移民问题。一月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只会加剧那些排外团体的示威游行。

地区压力
2014年,欧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两个地区企图成立新的独立国家。苏格兰在九月举行了从英国独立的全民公决并因微弱票数差距没有独立,但只是因为要全面宪法改革的代价。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在11月举行的非官方公投看到了80%的选民支持回归独立。在未来几年,支持独立运动在整个欧洲只会变得更强。

3. 社会危机

移民
直到最近,来自欧盟以外的移民已经两是从欧盟内移民人数的两倍。欧盟27国的外来人口(居住在欧盟27成员国但拥有非成员国国籍的居民)在2013年1月1日的人数为2040万,代表欧盟27国人口的4.1%。然而,另一个更有代表性的能说明欧盟移民人数的是欧盟27成员国以外出生的人数达到3350万 。这些移民的融合已经被而且继续被证实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此外,还有欧盟内部因为新国家的增加而产生的新移民潮,以及经济危机导致从地中海国家移民向北欧,特别是德国和英国的显著内部迁移 。

人口
欧洲正在另一个完全是自己造成的社会危机的初期阶段:欧洲人拒绝生育导致的人口老龄化。欧盟每一个国家的生育率都低于每名妇女生2.1个孩子的更替水平。这些人口的变化对于欧洲未来的影响是发人深省的。大体上,下一代人口数量将少于当今这代成年人的三分之二。1960年,德国11.5%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到2060年,这个比例会达到33%。在1960年意大利人的平均年龄是31.2岁。到2060年平均年龄会超过50岁。

4. 环境危机

因着经济危机的缘故,环境问题在政治议程上的地位显著下降。然而,由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出具的最新报告明确指出,每一个大陆都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遭受气候变化带来的后果。极端天气正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在全球各地。

5. 宗教危机

基督徒面临两个清晰的挑战:世俗主义,它在公共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并且把宗教降低至个人领域;还有伊斯兰教,这个挑战在欧洲那些之前从未有过穆斯林社区的地区更加明显。

与此同时,宗教社会学家观察到欧洲很多地区宗教信仰的回弹。一些人甚至在谈论着重新神圣化欧洲。

使命,在一个危机成为新常态的欧洲

1. 经济危机中的使命

欧洲几乎确定会面临着长期的经济停滞。这将给那些资源依赖型的教堂和宣教机构带来显著的问题。长期失业意味着对于明天的欧洲人而言,“商业使命”变成交流希望和展示爱的重要手段 。社会公正,朴素以及可持续发展将成为基督教社区的核心价值。

2. 政治危机中的使命
欧盟会分裂成为经济或政治区域的可能性,会威胁到当今的全球宣教格局。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冲突可能会使向欧洲难民分享福音成为一个必须的使命。作为受益于欧洲怀疑主义广传的独立运动,基督徒在公开场合的声音会对公开宣讲和平、正义和团结至关重要。

3. 社会危机中的使命
随着负债的年轻人抱怨老年人的财富、养老金和医疗开销,代际张力会增加。这将使教会成为在欧洲屈指可数的跨代际社群之一,和福音真理的有力展现。关怀老人将成为基督徒使命的另一个主要活动。

4. 环境危机中的使命
极端天气的增加和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的升高会导致肥沃纬度的北移,将导致进一步的人口迁移。随着这样的趋势,环保倡议和参与会从宣教的边缘走向主流。与此同时,宣教会更多的在虚拟网络中进行,一方面是因为技术创新,一方面是因为成本/环境因素。

5. 宗教危机中的使命
从南半球和高生育率地区的持续移民会导致宗教忠诚的复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如此。由于自由的世俗主义已证明无法提供它曾承诺的生存保障,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会互相竞争,提供给一个重新神圣化的欧洲希望。

然而,在可预见的将来,世俗化和重新神圣化的过程将会同步进行——许多教会将消失,更多新的教会被建立,新型的基督徒社群会出现以适应新的现实。

启示和回应

虚假的安全
在欧洲有个信息,在政客、经济学家或者媒体的嘴里都不断被重复:只要我们能够回到经济增长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到和平、进步和繁荣的道路。今天欧洲的主流意识形态是:经济增长是我们现今生存的安全保障未来末世的盼望。

目前许多欧洲人并不盼望主耶稣再来,而是希望经济回升。如果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稳定增长的GDP,一切就都会好起来。这样的盼望当然是建立在经济可能永远增长的谬误之上。

即使这是可能的,经济增长真的是欧洲的希望吗?当然只有基督才能真正满足欧洲人民的希望和愿望。相信别的方式就是否定福音。

我们已经太习惯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60年来的和平与繁荣。似乎和平与繁荣是欧洲的标准设置。事实是,过去60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历史异常。

对于欧洲历史上大多数时期来说,危机是教会生活和使命的常态。在一个接一个的危机中,欧洲的教堂幸存下来,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蓬勃发展。如果基督徒必须适应在欧洲长期危机的新形势,我们有信心能做到,因为上几代欧洲信徒已经这样做了。

欧洲的希望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拒绝经济发展的世俗末世论。基督徒在危机时期有一个关于非凡信心的非凡信息。所以欧洲的教会有一个极大的机会。在这代人中,欧洲人第一次开始质疑这个世界所能提供的希望和安全。这时教会应该重拾他们对于福音的信心,这是欧洲的希望,特别是在危机的时刻。

莱斯利·纽比金曾在广播访谈中被问及这样的问题:“你对教会的未来是乐观还是悲观?” 纽比金沉默了。他有10-15秒没有说话,这对于广播来说就像永远那么长,最后他说:‘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欧洲面临着多重危机,这对欧洲国家和基督教的宣教都有着巨大的启示。然而基督教带着希望的信息同时也是那个保守了欧洲人度过所有历史上危机的信息: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欧洲的危机,是上帝的时机。

Endnotes

1Editor’s Note: See article entitled ‘Europe: A most strategic mission field’ by Jeff Fountain in the November 2014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2 Eurostat, Euro Area Unemployment Rate at 11.5%, 2015, accessed 8 January 2015, http://ec.europa.eu/eurostat/documents/2995521/6454659/3-07012015-AP-EN.pdf/f4d2866e-0562-49f5-8f29-67e1be16f50a.

3 Eurostat, Migration and Migrant Population Statistics, 2014, accessed 8 January 2015, http://ec.europa.eu/eurostat/statistics-explained/index.php/Migration_and_migrant_population_statistics.

4Editor’s Note: See article entitled ‘European Immigration Policy’ by Darrell Jackson in the January 2013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5 Eurostat, Total Fertility Rate, 2012, accessed 8 January 2015, 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init=1&language=en&pcode=tsdde220&plugin=1.

6Editor’s Note: See article entitled ‘Business as Mission’ by Mats Tunehag in the November 2013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参考书目

大仲马,C. 全球化骨折:大国利益现在如何发生冲突。伦敦:图书简介,2010.
古德休,D. 英国教会从1980年至今的成长。法纳姆:阿什盖特,2012。
詹金斯,P. 神的大洲:基督教,伊斯兰教和欧洲的宗教危机。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年。
考夫曼,E. 宗教是否应该继承地球:21世纪的人口和政治。伦敦:图书简介,2010。
诺里斯,P和英格尔哈特,R. 神圣与世俗:在世界范围内的宗教和政治,第2版。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2011。
兰德斯,J. 2052:下一个40年的全球预测。怀特河路口:切尔西·青,2012年
维斯塔,红崖学院,http://europeanmission.redcliffe.org/.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吉姆·麦默瑞:现任英国格洛斯特的拉德克利夫学院欧洲宣教讲师,拉德克利夫学院欧洲宣教研究性季报Vista的联合编辑。1994至2008年,他和欧洲基督教宣教机构(European Christian Mission)一起在西班牙植堂,现在是ECM国际领导团队的成员。

09 3月 2015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