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s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英国的扫盲运动:结束宗教无知

英国政府将超过三百万英镑的资金花费在一个研究宗教的项目上,这并不常见。然而,它确实悄悄地如此做了。数年前,四名中产阶级专业人士-同时也具有穆斯林身份,为着宗教信仰的缘故,在伦敦地铁站引爆炸弹。这次事件让社会和政治范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移。2009年,事件发生四年后,英国政府花费数百万英镑,发起了这个“全球不确定因素英国研究协会”的项目。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该项目的启动并没有任何公开的宣传,只有一个不起眼和低调的网站,尽管那时候起该网站就已经更改了其名称和外观。

宗教和暴力研究

值得关注的是,被任命来负责“宗教与暴力”这个项目的研究的学者,不仅仅是一名基督徒,更是这个国家最权威的研究福音派、殉道者和威廉·威伯福斯的专家。
在约翰· 沃尔夫教授干练温和的组织下,一群大部分由来自左翼世界宗教研究的学者们聚集到了一起。而宗教研究这个领域,向来以其坚决拒绝将宗教定义为任何与耶稣基督相关而著称。这群学者一起主导了2015年1月26日在威斯敏斯特发起的《宗教、安全和全球不确定因素的报告》的研究。
这个报告给执政者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世界已经不再一样!或者像托尼·布莱尔在伦敦7月7日爆炸案后说的那句名言一样:“不再像往常一样了!”
他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世俗化的公共领域

英国已经按照一个“世俗化”的状态运行了超过半个世纪。然而这一状态于2005年7月7日(7.7事件)终止了。对于基督教哲学家阿拉斯代尔·麦金太尔而言——当时他还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英国已经不只是一个世俗化的状态,而是一个自觉的无神论者的状态。他在1960年写了《世俗化和道德变化》一文,这样的愿望带来了如此的现实。
此外,对于宗教来说,“国家保持中立”是著名的法律规定,用来管理关于各个族群宗教诉求的纷争。世俗化进程,从而被所有人看做一个不可避免的宗教衰落的过程。世俗化进程是一个人类进步的过程,不需要任何信仰。在你自己私人的空间,你可以为所欲为;然而在公共领域,宗教已经被认定为过时的。在9.11事件和7.7事件改变一切之前,欧盟指令下的法官都在边缘化宗教。
总部在维也纳的“针对基督徒的不容忍和歧视观察组织”(OIDACE)在其2012年的报告中,列举了15个欧洲国家中41个国家法律中对基督徒有损害的例子,另外还有169个被描述为在欧盟地区“最令人震惊的案例”。伍尔夫勋爵,已退休的英格兰首席大法官,在2011年一月BBC的《周末世界》节目中严肃地说到:在遏制基督徒在其工作中展现信仰的权利上,这个国家的司法系统已经做得太为过分。

多元文化的失败

伍尔夫勋爵在他做高级法官的十年里并没有意识到,在世俗空间中的少数族群在平等的权利诉求之外,提出了许多巨大的额外诉求,而这些诉求都是以牺牲基督徒的权益为代价的。多元文化主义是这个国家灾难性的政策:该政府资助的政策自1960年开始,加强了英国社会的群体认同政治。它基于一种界线分明的、嵌入了法律的视角来看待由宗教定义的族群身份,从而如同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的评论家沃纳·扪斯基所说的那样,不过是一种非正式的种族隔离的另一种说法。
然而,这是收益递减的规律。这一群政治家利用的恰恰是基督徒群体的好客和宽容。约翰·弥尔顿那样的新教评论家将所有人的自由看作终极价值,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自由行使良知对抗国家专制,并且愿意时刻准备为之付出生命。这正是现代民主国家的立国之本。然而,当这种信念自身被排除在外,或者只是被看作众多无关紧要的宗教观点之一时,现代国家的生存本身就处于危险之中了。政治家们却很少认识到现代民主国家背后的神学。如果我们失去这个认识,我们就失去了吸引数百万人来到西方为要享受的自由的核心框架。
当将无神论和带有半欧洲化,马克思色彩的意识形态打包起来,被社会主义工人党这样的团体来兜售时,就催生出与伊斯兰主义者相互勾结的激进主义者,来颠覆以往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的话语权。他们首先渲染基督教信仰的可笑,然后让公开承认基督教信仰成为可怕的,甚至连某些可能被视作基督徒的行为都是如此。

对世俗主义的抵抗

然而现在,大众媒体人开始反击了。古典主义者汤姆·荷兰今年在《新人文主义》杂志上以基督徒身份刊发头条文章:《世俗主义是基督教给世界最伟大的礼物》”。
约翰·米尔班克教授在公共精神网站上写道:“基督教始终在变化,因为从一开始,它就用一种剧烈的方式区分了神圣和世俗。它通过发起一个全新的,后法律政体的教会,挪去了政治形态上的宗教光环。而教会的目标是追寻和平与和解,比法律及公平的追求过程更甚。”
他引用了流行的宗教作家凯伦·阿姆斯特朗在其《宗教暴力的奥秘》中写道的:“世俗化……不是简单地从宗教恐惧中转身,进到一个已经存在的世俗选项。相反,那种选项需要被发明,这个发明背后急切的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是国家要抓住权力来反对皇帝或教皇。”她可能需要更明确的说:“基督教国家要抓住权力。”
曼彻斯特大学古代历史学院的古代史教授凯特·库珀,对于《宗教,安全和全球不确定性报告》有一个令人震惊的贡献:她定位了在圣奥古斯丁著作中热情的世俗主义背后的意识形态。她写道:“在这个时代(世代)没有人能完全了解上帝的心意—完全地了解上帝在这个世代是不可能的,只将会在末世之时被揭示出来。鉴于此,我们尽可能应该避免对于少数民族的信仰传统进行人为的,不必要的侵略。”

宗教无知

然而,当世俗主义开始表现的像宗教一样,想要用牺牲其他所有的宗教来谋求自己的特权,甚至包括其宗教来源—基督教时,国家就开始蚕食社会。若持守“与往常无异”的态度,便是无视欧洲本有的历史和神学。这意味着忽视或者无法看到神学的影响,这些影响可能导致针对平民的暴力,以及我们正在欧洲看到的,为了圣战而招募郊区的青年。
当宗教只是一个观点,情报部门看到的只是英国的圣战分子们在发展一种不满的神学,并不采取行动。圣战分子在无政府主义的混乱和在与其无关的虚假国际原因中的自我憎恨,而圣战为他们背书,这些在乔纳森·伯特在《为信仰而死》的书中都有详细记录。国家机构鲁莽自大地允许他们无视正在发生的一切——于是人们一一死去。
这是宗教的无知,研究世界事务宗教文化的拉皮多媒体中心一直在孤独的呐喊着—直到现在—试图消灭这样的无知。

Endnotes

1 http://www.globaluncertainties.org.uk/

2 http://www.open.ac.uk/arts/research/religion-martyrdom-global-uncertainties/sites/www.open.ac.uk.arts.research.religion-martyrdom-global-uncertainties/files/files/ecms/arts-rmgu-pr/web-content/Religion-Security-Global-Uncertainties.pdf

3 Roger Trigg, ‘Canary in the Coal Mine: Mounting Religious Restrictions in Europe’, Berkley Center for Religion, Peace & World Affairs, 23 January 2013, accessed 1 December 2014, http://berkleycenter.georgetown.edu/essays/canary-in-the-coal-mine-mounting-religious-restrictions-in-europe.

These fall into five categories of what it describes as particular concern: (1) Limiting Conscientious Objection (especially in: Belgium, France, the Czech Republic, Austria, and Ireland); (2) Curbing Free Speech by Hate Speech Legislation (France, Sweden, and the United Kingdom); (3) Violations of Freedom of Assembly and Association (Germany, France, Netherlands, Austria, and Spain); (4) Discriminatory Equality Policies (EU, United Kingdom, Denmark, Ireland, Netherlands, and Spain); (5) Limiting Parental Rights (Belgium, France, Germany, Slovakia, Spain, and Sweden).

It claims that cases of violence and intimidation against Christians across Europe are being reinforced by the negativity of courts towards Christians. It believes something fundamental has changed since Europe embarked on its project of economic merger, and that startling incidences of violence and hatred are what is being called elsewhere the canary in the mineshaft: new signs of trouble ahead.

4 https://newhumanist.org.uk/articles/4487/secularism-is-christianitys-greatest-gift-to-the-world

5 http://www.publicspirit.org.uk/religion-and-secularity-in-britain-today/

6 Jonathan Birt, ‘The Radical Nineties Revisited: Jihadi Discourses in Britain’, in Dying for Faith, ed Madawi Al-Rasheed and Marat Shterin (New York: I B Tauris & Co Ltd, 2009), 105-110.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珍妮·泰勒 [Jenny Taylor]
记者、作家、和拉皮多媒体中心www.lapidomedia.com的创办人兼总裁。在伦敦大学的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获得宗教学博士。她常常发表文章和论文,主题包括伊斯兰教和英国的基督教信仰,并提供沟通建议给穆斯林和基督徒信仰团体。

Translated by: Lori Liu

14 1月 2015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