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s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马来西亚的宗教自由状况

教会在公共领域参与公正和公平

最近在马来西亚发生的一些事件使得关于宗教自由和基本权利的争论升级到一个新的高度。而去年年初发生的令人意想不到的突袭事件(注:马来西亚非穆斯林信仰被禁用”阿拉”来指代神,selangor地区伊斯兰宗教局突袭了马来西亚的圣经出版协会,以圣经中含有“阿拉”等词为由,强行带走300多本马来语圣经,并拘留了该协会两位负责人), 再一次把 “阿拉”事件推到基督教——穆斯林关系的焦点位置。这在2013年11月《天主教先锋报》(Catholic Herald)事件之后,更加加剧了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该事件中,上诉法院判定《天主教先锋报》“使用阿拉并非基督教信仰的重要部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联邦法院的问题

去年联邦法院不允许天主教会进行上诉,从而让与宗教自由相关的一些重要问题没有得到解答。这是非常遗憾的。然而,联邦法院的决定明显表明,上诉法院的决定仍然有法律效应。
上诉法院的判定不仅限于马来西亚半岛地区,同样也适用于沙巴(Sabah)和沙捞越(Sarawak)地区,而“十点方案”(10 point solution)将不再管用。“十点方案”是由马来西亚内阁决定,允许在沙巴(Sabah)和沙捞越(Sarawak)地区自由地进口和发行马来语《圣经》,以及允许《圣经》可无限制地被印刷成任何语言,包括马来语,印度尼西亚语和本地土著语。
多方团体表达了他们对法院判决结果的失望。联邦法院的观点确实存在令人疑惑的几个方面,内政大臣正好是在出版社禁止出版《天主教先锋报》使用“阿拉”的刊物之后,作出判决(指不允许天主教会进行上诉-译注),而这正好肯定了上诉法院的裁定。

该判决的影响

当基督徒实践他们的信仰时,这个判决提醒他们,应该避免引起误会和避免冒犯穆斯林。在这么大范围地区进行这样的判决,常常被认为是弱化其它宗教及宗教行为,并会减少其他宗教在私人领域与穆斯林的接触的机会。不过,有谁可以确定地说敏感性不会升级?
对非穆斯林信仰的人而言,这个判决意味着他们的宗教空间将减少——他们在公共生活中不能太明显的表达信仰。马来西亚的基督徒只能限于在他们的教会内部实践信仰,而应避免一些可能冒犯穆斯林团体的行为。这种情况会被非穆斯林团体,特别是基督教团体所接受吗?

宗教和社区

如同亚洲大多数地区一样,宗教在马来西亚的社区建造和国家建设中担任着重要的角色。此外,宗教在道德建设,以及对法律和政策非常重要的公正公平方面具有积极的贡献。所以,该事件已经不是探讨宗教是否在制定政策或法律方面担任角色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作为一个多元化和多宗教的马来西亚社会,每个宗教应该具有相关公共利益的发言权的问题上的争论。因此,因着伊斯兰教是政府宗教,而宣称其它宗教应该配合伊斯兰教的敏感性来实践他们的信仰,是与我们的宪法和国家政治精神相违背的。

特权与权利

另外,上诉院的判决对马来西亚的教会提出了另一个可怕的挑战,该判决除了表明“阿拉”一词不是基督教的必要成分,还继续表明这种宗教行为(比如使用“阿拉”一词指代神-译注)不是一项基本权利而是一项特权。这暗示着只有那些是必要成分的宗教行为才是被宪法保护和保证的,那些不是必要成分的宗教行为是不受保护的,而只是一个特权。这种态度会影响在穆斯林习俗案例中的判决,甚至会产生的效果就是,政府在公共权利方面有权禁止非必要的宗教信仰传统。

宗教自由

为了使任何一个宗教团体自由地生活,在其宗教的社区生活和公众生活中活出活泼的见证,宗教自由必须拓展到所有的宗教。政府当保护所有的宗教行为,包括那些次要的宗教。哪怕存在一点的不自由或是不完全的宗教自由,都将会限制或压缩宗教空间。而这不仅不会形成更自由民主的空间,反而最终会导致更大的社会张力和敌意。
我们的《圣经》毫不含糊地指出,人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创世纪1:26~27)。既然人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我们就是有尊严的人。作为有尊严的人,我们这些按神的形象被造的人同时也有选择和行动的自由。作为对上帝的回应,这种选择和行动的自由必须是在与上帝的关系里,让我们可以真实地享受由基督教政治传统认可的一切的美善和权利(注6:一切的美善是包含:从我们对世界的管理中获得的属灵和物质的满足,对受造物美好事物的欣赏,婚姻中两性关系和养育下一代,以及从劳作中安息来敬拜上帝)。

提升宗教自由

因此,宗教自由,包括自由地实践个人的宗教信仰,是被神圣授权的,是人的一项基本自由权利,其它宗教团体或执政当局不能诠释它而把它作为一项特权。这是个基本真理,基督教必须时刻坚持。另一个很重要的是,为使所有人能够享受更多的宗教自由,教会需要利用上述的圣经真理来鼓励和培养在宗教自由方面的维护,促进和宣传。
在促进和宣传更多的宗教自由时,我们认识到我们身处在一个多宗教的社会里。因此,当某些宗教行为对其它人带来伤害或危险时,这样的宗教行为是不被允许的。同样,当宗教行为侵犯了公共道德或破坏社会秩序,影响了和平共处时,这样的宗教行为也是不被允许的。
非常有趣的是,我注意到东南亚法律研究和比较宪法的研究专员安德鲁教授(Andrew Harding)在上诉院的判决之后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宗教自由是指“只有当宗教行为是其信仰的必要成分时才有自由”?按照安德鲁教授的说法,我要问一个或许不正确的问题,是否(政府)要阻止人用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来实践他们的信仰?

不干涉

这说明政府必须在宗教自由方面采取一个最低姿态,也就是说它不干涉宗教信仰事件。然而,政府却需要来处理那些对危害他人人身安全和扰乱社会秩序的事件。政府应该让各个宗教团体管理他们自己的宗教,并决定出哪些行为对整个社会是被允许和有益的。
历史上,马拉西亚有一个宗教是被国家规范和管理的,但这并不是马来西亚政治的主流姿态。现在,政府又要来管理其它宗教。然而,这种方法在多次的“阿拉”法院事件中已出现问题。提摩太博士(Dr.Timothy Shah)表示,给予宗教自由空间,让他们在与其它宗教的关系中找到平衡,不仅有助于产生公共利益,还有助于加强社会凝聚力。
显然,政府机构和执行者并不打算同意上述观点,因为它预设了一个前提,就是各个宗教已经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不过,这也正是马来西亚基督徒和那些提倡完全宗教自由人士现在必须要努力做的。

教会要刚强

因些,很重要的是,教会应当刚强,在我们民族处于十字路口时期要保持坚强。对国家建设而言,探索多元化社会和民主的生活方式是当务之急。这要求基督徒以及其它公民寻求一个非常不同风格的国家—世俗政治是由法律和基本民主原则来治理,而不是一个由宗教机构来运营一个宗教国家。
问题的关键是,要加强完善宗教自由的空间。为达到这一点,教会必须装备自己来承担这项任务,为宗教自由发声,提出基督教信仰模式的社会异象。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活出一个自由的有道德的公民样式:以互相尊重对方的公民团体和认同公众利益的民主和公正的公共机构为前提,与其它宗教和平共处。

要学习的功课

在以往,福音派基督徒认为教会参与公共领域的社会-政治-宗教事务并不在教会的宣教范围内。这种平面的世界观导致福音派教会忽略这个领域。结果是,教会优先关注传福音,教会成长,社区关怀,以及跨文化宣教,忽略发展更加完善,有力量的的公共领域的神学。马来西亚教会尤其如此。感恩的是,最近发生的事件已经唤起了教会的意识。在穆斯林国家,教会参与法律和政策的公正平等,存在很多困难和政府制裁的问题,也许马来西亚的经验可以成为一个正面的例子。

回应

作为普世教会和基督的身体,全球教会可以为穆斯林国家的基督徒来祷告,使他们可以忠心地探索以宗教自由为主要议题的多元化民主。除了祷告,全球教会可以与穆斯林国家的教会分享资源与想法。如何定义一个国家的未来和命运,从而使之效力于上帝的国度?这个议题需要普世教会在合作和持续的战略伙伴关系中,一同探讨。

Endnotes

1Editor’s Note: See article entitled ‘Engaging Resurgent Islam in Malaysia: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by Ng Kam Weng in the January 2013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2 See Jennifer Gomez, ‘Selangor Islamic authorities raid Bible Society of Malaysia, 300 copies of Alkitab seized’, The Malaysian Insider, 2 January 2014, accessed 20 October 2014,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selangor-religious-authorities-raid-bible-society-of-malaysia-chairman-held. And also Neville Spylkerman, ‘Jais raids Bible Society of Malaysia’, The Star Online, 2 January 2014, accessed 20 October 2014,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1/02/Jais-raid-Bible-Society/.

3 Menteri Dalam Negeri & Ors v Titular Roman Catholic Archbishop of Kuala Lumpur, [2013] MLJU 1060 (Court of Appeal judgment).

4 Titular Roman Catholic Archbishop of Kuala Lumpur vs Menteri Dalam Negara & Ors, [2014] CLJ JT 6. A panel of nine judges heard the application for leave. A majority of five judges refused leave while the remaining four judges dissented.

* Postscript from Author: Following the failur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o obtain leave to appeal, the Catholic church then petitioned to the Federal Court for a review of that decision. The petition for review was filed on the 19 September 2014. See news report at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4/09/19/herald-allah-fed-cout-review-application.

An application for review is not an appeal, but a petition to request the Federal Court to re-look at its own decision. The review for hearing came up on 21 January 2015 wherein a Federal Court consisting of five judges unanimously dismissed the application for review on the grounds that it did not satisfy the conditions or threshold for a review.

5 Hajjah Halimatussaadiah binti Haji Kamaruddin v Public Services Commission Malaysia & Anor, [1994] 3 Malayan Law Journal 61.

6 These universal goods consist of the spiritual as well as the physical satisfaction that comes from our stewardship of creation, admiration of the aesthetic beauty of the created earth, the exclusive sexual communion in marriage and procreation, and the rest we have in desisting from our labour in order to render worship to God. See Joan O’Donovan, ‘Freedom, Law and Moral Community in the Christian Political Tradition’ (a paper presented at the KAIROS/INFERMIT Consultation on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 March 2006), 4.

7 Andrew Harding, Language, Religion and the Law: A Brief Comment on the Court of Appeal’s Judgment in the Case of the Titular Roman Catholic Archbishop of Kuala Lumpur, accessed 20 October 2014, http://www.loyarburok.com/2014/02/27/language-religion-law/.

8 Timothy Samuel Shah, Religious Freedom [Why Now?] Defending an Embattled Human Right (Princeton, NJ: Witherspoon Institute, 2012). Also Editor’s Note: See article entitled ‘Persecution of Christians in the World Today: Current trend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the global church’ by Charles Tieszen in the September 2013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9Editor’s Note: This article has also been posted on the website of NECF Malaysia.

Editor’s Note: Featured image is modified from ‘Proverbs 4:23‘ by Jhousiel (CC BY-NC-SA 2.0).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尤金.雅普[Eugene Yapp]
马来西亚国家福音派基督教团契的现任秘书长。持有伦敦大学法律学士学位和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基督教研究硕士学位。在他进入基督教全职事奉之前,担任马来西亚高级法院的律师15年之久,参与宗教自由方面的工作。

14 1月 2015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