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迟来的相遇 2013年首尔会议分析 以斯拉金(Ezra jin)

有些事情现在发生,因为有一段预备,甚至漫长的等待。许多人为此而努力、付出,挫折中忍耐坚持,艰难中祷告呼求。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一次国际会议, 就像今天也在世界许多地方,许多城市举行的一样, 但对参加2013年6月在首尔举行的“亚洲教会领袖论坛”的中国教会代表们而言,此次会议能够圆满结束其意义深远。这是3年前未能如愿的中国教会开普敦之行的特别方式的成就,也是部分地实现了筹备2010年第三届洛桑宣教大会时的目的。

当时筹备会锁定了三个目的;(1)促进与普世教会的合一与团契。自从1949年宣教士被驱逐,中国教会与世界基督教身体进入人为的隔离状态。改革开放以后,虽然部分地恢复了来往,但更深入的,更全面的,更公开的团契一直成为中国教会的盼望。中国教会在这里,是200年来无数宣教士用鲜血洒下的福音种子的结果,是上帝的灵与教会的宣教工作同在的明证。我们希望恢复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在基督身体里的连接,融入普世教会大团契,并与大公教会的历史传承接轨,加强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间的相互了解和交流。(2)促进中国教会迈向普世宣教。我们希望了解并宣传普世教会宣教的现状和动向,更希望藉此机会推动中国教会参与普世宣教的实际行动,共同寻求使命,共同承担责任。(3)促进中国教会自身成长与成熟。就像朋霍费尔(D.Bonhoeffer)曾说过的一样,上帝的百姓在这敌对的世界中是分散的。尤其是在中国的处境中。他说, 我们奉基督的名相遇,这不能不是在这里预尝上帝的终末性恩赐(eschatological gifts)。另外,我们也期待藉着这一切活动能推动中国教会的各团契,肢体间的联络,加强教会在中国社会中的见证,并促成共同的目标-为世界的福音化协力。 

首尔会议基本达成了这一目标;首先,这次是具有代表性的教会领导力的相遇。世界各地来的重要地区和组织的代表, 亚洲各国的基督教会的领袖,全球华人基督教界的250位领袖们与从中国各地来的100多位代表欢聚一堂。虽然因种种原因2010年应邀的200人代表不能都与会, 但代表团的成员基本结构没有改变。代表们来自中国传统的家庭教会,80-90年代兴起的团队性家庭教会,城市新兴的家庭教会,教育,文化,商界活跃的基督徒群体,在华宣教的机构。

第二, 这次会议是具有高度战略性意义。大会为中国代表团预备了全球宣教运动的历史,现况与挑战, 特别是亚洲处境中的基督教宣教运动。也针对中国教会的需要安排了城市植堂与牧养,神学教育,普世宣教相关的各样工作坊。也分享了中国基督教在21世纪中国的处境与机遇,发表了2030年宣教中国的异象。也开设了中国城市教会的挑战,神学教育,社会参与,归回耶路撒冷运动等工作坊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领袖们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与探讨。 

第三,这次会议带来了安慰和合一。在短短3天会议期间,从世界各地来的知名的领袖们甚至连公开发言的机会的没有,却来到我们中间,全心参与整个会议过程。我们感恩的领受他们想陪伴从中国同工的心意。这无言的陪伴中我们体会到被接纳,被包容。 

有一个晚上,新任命的世界洛桑运动的主席Dr.Oh来到中国代表团说,你们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但我们也知道你们同时是需要靠耶稣恩典的罪人,我们已经准备好见识你们是怎样的罪人。我们真是觉得这是耶稣的家庭, 我们被爱完全接纳,包括我们不足和软弱。还记得,播放金天明牧师的录像见证时因为技术问题,播出效果奇差,技术人员提议只放3分钟。但会议主席团否决了这建议。350位领袖一同听受苦的这位仆人的见证时, 我们觉得世界教会在基督的余剩的苦难中与我们一同有份。 

最感人的场景是大会最后一天晨祷中代表们一同分享主的话语-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之后,世界华福总干事陈世钦牧师郑重地向中国家庭教会的同工表示道歉。为在外华人教会没有能够更加有效地支持中国内被压迫的家庭教会。这引来了更多中国教会同工们的彼此认罪和悔改,与会的代表们都流下了眼泪。因为这两年因开普敦会议而引起的全球海外华人与中国家庭教会之间的隔阂,通过这次会议减少了彼此间的隔阂,增加了理解和代祷的心志,坚固了委身和相爱。还有比兄弟和睦同居更伟大的见证吗!这次会议极大地鼓励了参会者。会议当时的流行语是“这次你流了几次泪?” 

除此之外,此次会议鼓励了我们走向更深的合一和更坚定的彼此委身。首尔承诺(Seoul Commitment)代表着中国教会与会者们共同的心声。内容包括;(1)我们承诺,领受福音的精神。我们立志谦卑学习洛桑的福音远象,行在福音的光中,在中国社会宣扬福音,在中国教会推动福音运动;(2)我们承诺,竭力保守生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我们立志效法洛桑的合一榜样,彼此接纳,活出圣约群体彼此相爱的样式,在世人和天使面前见证上帝,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3)我们承诺,携手迈入普世宣教。我们立志领受洛桑的宣教异象,忠心为普世宣教祷告,展开宣教动员,推动宣教教育,差遣宣教士。(4)我们承诺,全力培育新一代青年领袖。我们立志领受洛桑回应时代的精神,把福音远象传递给年轻一代,以创造性的方式传扬古旧的十架救恩。北京城市复兴教会的李圣风牧师在大会的主题论文《2030宣教中国》中提出2030之前中国教会将差派20,000宣教士奔世界各地福音禾场的异象。 

会议对将来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首先,会议给中国教会提出清晰的2030异象。2030异象将给中国教会指明清晰而具体的方向,将凝聚力量和热情到普世宣教的洪流中。围绕这一异象,将举行许多战略会议,催生许多机构。在这些过程中中国教会也将会进入新一轮的整合。藉着洛桑精神的深入人心,中国教会间的神学性对话与交流必然会增强。这对中国大地上福音主义神学的发展与成熟有着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围绕领导力论坛形成的高层领导力网络与平台将对城市教会的植堂,农村教会的转型,中国少数民族的宣教事工,海外差派等领域产生直接的影响。与全球华人基督教会,各大洲福音机构的联络也将缩短中国教会参与世界宣教需要的预备时限。另外还有一些人猜测,这次中国教会的同工顺利参与是否意味着政教关系的新阶段已经来临? 

不管怎样,不可否认的是,神带领祂的教会经过了死荫的幽谷,也兴起他们在全地上做那美好的见证,祂的信实是我们的保障。在洛桑会议筹备期间一位中国的肢体写了一首诗,这诗代表千万中国弟兄姊妹的心声。

Global church应该认识到21世纪中国仍然是世界宣教界要关注的宣教对象国。虽然中国的基督徒人口有迅速增长,达到几千万(官方统计3,300万),但福音化率仍然不到7%,是世界上最多没有听见福音的人,和未得福音的种族居住的国家。中国教会本身也经历城市化的巨大挑战。农村教会年轻人的流逝,城市教会牧养领导力的短缺,异端的兴起,政教关系的举步维艰,物质主义的泛滥都是今日中国教会-经历死而复活后面临的课题。全球教会不仅要关注也应该一同承担。随着全球教会与中国教会的交流的深化,应该逐渐建立起更深度的伙伴关系(Partnership)。不仅对中国国内事工,少数民族的宣教等领域中加强与国内教会的合作,也应该向中国教会开放全球福音事工。现阶段继续需要强化的是战略性的对话与沟通。 



《多少的等候多少的期待》

多少年的等候多少的期待 
多少的孤独徘徊 
多少次的祷告重回大家庭 
多少的手足情怀 

多少次历经血与火的洗礼 
你们的心与我们一同熬煎 
多少次你们不放弃的祈祷 
让我们从绝望的底线反弹 

是什么唤起沉睡的中国―― 
宣教士的血汗带来主的爱 
是什么呼唤崛起的中国―― 
宣教的最后一棒责无旁贷 

洛桑的号角 
拨动中国心底的琴弦 
大使命的异象 
定格中国瞳仁的视线 

哦,主啊,是你让中国等待世界 
让我们更珍惜那迟来的花开 
哦,主啊,是你让世界期待中国 
让我们重回普世教会的舞台 

多少年的等候多少的恩典 
多少的机遇在前面 
多少次梦醒终见彩霞满天 
;多少的赞美到永远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07 11月 2013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