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斯里兰卡的教会:我们当如何向他们学习,并支持他们

简介

如今,斯里兰卡的基督教既充满活力,又依然弱小,同时也受到迫害。长期内战对社会的影响使得基督徒的生活愈加艰难。佛教民族主义将传福音视为殖民主义,称改变信仰为叛国罪。新的无宗派教会很容易出现错误的教会治理、个人主义的异端和错谬的教导。已经建立的宗派教会则在努力与历史遗留下来的神学自由主义以及自我满足的现状作斗争。然而,委身的领袖和超宗派的合作正在为未来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欧洲殖民与主流宗派

基督教在欧洲殖民时期传入斯里兰卡:

  • 1505年,葡萄牙人传入罗马天主教。
  • 17世纪中叶,荷兰人取代葡萄牙人,并传入荷兰归正教会。
  • 1802年,荷兰将其控制的领土割让给英国。英国人则传入圣公会、卫理公会、浸信会和救世军,开始了在福音布道、开植新堂、设立教会学校和社会服务各个领域的事工。

自从1948年斯里兰卡宣布独立以来,三股社会力量覆盖于这段欧洲殖民的历史之上:僧伽罗-泰米尔内战;复苏的佛教民族主义;以及由新兴独立教会领导的福音复兴运动。

内战对社会的影响

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是斯里兰卡两大主要族群。僧伽罗人认为他们是斯里兰卡的原住民。泰米尔人是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后裔,然而他们在斯里兰卡居住已长达约2000年,因此强烈认为自己是“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

脱离英国的统治带来了一波僧伽罗民族主义的浪潮,他们憎恨一切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有关泰米尔“成功”或“特权”的标志。政府曾经由僧伽罗人控制,因此政府稳步实行有利于僧伽罗人而不利于泰米尔人的政策。

泰米尔人憎恨这些种族歧视政策。“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TTE)组建了一支军队,企图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为泰米尔人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泰米尔国。这次内战从1983年持续到2009年,约80000-100000人因此丧生。

战争期间,双方都实施了人权侵犯和媒体操控:

  • 警察和军队进行不公正的逮捕、审讯、处罚甚至处决。
  • 猛虎组织进行了恐吓、暗杀和人质劫持。
  • 独立报道受到了压制。

因此形成了使用欺骗和暴力手段来解决个人恩怨的社会习惯:

  • 那些在政府或军队中出任要职的人,或与其有关系的人,可以攻击或暗杀他们的敌人,然后掩盖事实。
  • 人们渐渐开始认同这样的观点:人们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与他们的性格和行为并无太大关系,而是由他们的社会关系决定的,并且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操纵他们的社会关系。

今天,教会和基督徒们正面临着与主流文化争锋相对的任务——奉那位道成肉身者之名支持真理和正义:

  • 这包括讲真话,鼓励其他人讲真话,并且为他们的所作所为给予适当的肯定和奖励。这涉及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日常的排队到工作的见证。这需要人们在个体层面、人际关系关系、以及社会群体关系层面都有着智慧的洞见。
  • 这样的诚实在社会上不再是常态。它包括反对在文化上已经根深蒂固的权力结构和现有的行为模式。人们会以冷漠甚至敌对的态度来回应。

因此,教会很容易出现任人唯亲、行贿受贿、甚至恐吓威胁的现象,而不是像基督一样诚实而谦卑的服事。

然而,如果我们要去传扬福音,敬虔至关重要。神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但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从外部而来的基督的赎罪工作来称罪人为义。为了传达这一点,教会和基督徒们必须抵抗住压力,不屈从于周遭的文化,反之要寻求上帝的国度和他的公义。

这样冒险的、与主流文化争锋相对的公开支持真理立场的情形确实发生着。

  • 在内战期间 ,教会始终如一地支持着种族间的和平。
  • 1983年的动乱之后,成百上千的泰米尔人流离失所,教会打开了大门为他们提供住处。
  • 鉴于最近社会和政府趋于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科伦坡的圣公会主教近期呼吁设立祈祷日。

僧伽罗佛教民族主义

猛虎组织战败后,僧伽罗民族主义开始成为一个日益激进的运动,试图把斯里兰卡变成一个“达摩”——以佛教思想为原则的国家。僧伽罗佛教的神话宣称佛陀本人曾经亲自到访这个岛屿,并使之神圣化成为自己的偶像。每一位佛教徒都有责任来保护这样的偶像。

佛教僧侣在政治上十分活跃,试图在全国范围内命令推行佛教的崇拜和生活方式,并且使其他宗教边缘化。

  • 2004年,Jathika Hela Urumaya (JHU)(佛教传承的政党)——一个由佛教僧侣领导的政党——提出了禁止改变宗教信仰的法案。
  • 打着禁止“诱使”人们改变宗教信仰的“动机”的幌子,该法案将基督教人道主义的援助有罪化,可以轻易用“非法诱使”的罪名来迫害基督徒。然而,这个法案被搁置了。

2005年,JHU成为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政府的一分子。它在政治活动中的作用已经由Bodu Bala Sena(BBS)(佛教政治势力)代替,其中已涉及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暴力与恐吓。

这种佛教民族主义侵略已经遭到政府部长和佛教僧侣的谴责。即便如此,BBS仍然代表着生发于宗教信念的流行的民族主义。

斯里兰卡的文化本身并不认为宗教自由和良心是理所当然的权利:

  • 僧伽罗佛教徒与国家的、种族的和宗教的身份紧密连结在一起。
  • 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斯里兰卡人就是成为一个僧伽罗佛教徒;否则就是“外国人”,二等公民。只有不威胁到佛教文化的优越性的人才会受到欢迎。
  • 任何对于佛教优越性的挑战——例如建议某人改变他的信仰——是一种三重背叛:是对佛教信仰、僧伽罗的种族身份和斯里兰卡国的攻击。
  • 试图通过主张“人权”或“民主”来解决这个问题只会加强偏见,使当地人认为“西方基督教”正试图再次殖民斯里兰卡,而这些观念是在为教会传播新帝国主义做准备,用引诱并操纵虔诚的斯里兰卡佛教徒成为西化的基督徒这样的方式。

对于这种反基督信仰和反基督文化的统治,最好的回应就是新约圣经中虔诚的公民身份这种模式:在忠于基督决不让步的情况下,完全拥有我们斯里兰卡的民族认同感。

  • 基督是造物主;因此,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应与我们被造的样式相一致。所以这很明显是最好的、最健康的、也是最和谐的生活方式。
  • 这也会和任何文化中最好的、最健康的元素协调一致——其中包括斯里兰卡僧伽罗佛教文化。传统斯里兰卡文化和佛教文化中大多数的元素与圣经的、基督教的价值观并不冲突。例如,基督教和佛教都很重视家庭、教育和宗教的虔诚。

另一种反抗对于西方帝国主义的指控的方法是,揭露和批评当代西方文化中反基督教的,而同时也被斯里兰卡的佛教认为是一种退化的层面,例如性乱交、按需堕胎、显著的财富和浪费性消费。更进一步来说,我们可以向使徒保罗那样,沿用当地的文化习俗如素食主义,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

福音复兴 

在20世纪前至中期,自由主义神学使主流宗派教会失去了传福音的活力。其不健全的福音,也就是否认基督在任何意义上的独特性,进而否认基督教的独特性,使得基督教成为了一种文化性的宗教。一个人生来就成为了基督徒,就像其他人出生在佛教、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背景下一样。基督教因此对斯里兰卡文化没有威胁,只要她没有宣告基督为唯一的救主和上帝,教会就得到了和平。

20世纪后期的全球性的福音复兴运动,主要通过发展独立的、无宗派的或新兴宗派的福音工作来影响斯里兰卡,如神召会[1],、岛国福音联盟[2](Island Gospel League)——印度福音联盟的一个分支,和亚洲福音协会[3] (Gospel For Asia)。

这些新兴的教会和福音运动面临许多当地的反对,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是有果效的——人们真的渐渐成为了基督徒:

  • 它们的新生性使它们更容易被视为西方殖民主义的力量。
  • 缺乏传统宗派的结构、问责制和教义标准使他们容易出现教会治理问题、个人崇拜问题、和错误教导的问题。

这些教会肯定拥有传福音的活力;同时他们需要援助来持守正统神学。这一挑战并不新鲜,它和促成大多数新约书信写成的问题相同。

最近,传统教会开始透过设立福音植堂事工在赶上这些新的运动。然而,他们面临神学和教会文化的重大挑战:

  • 所有主流的新教教派让她们的牧师在兰卡神学院[4]受训。这所神学院仍然存有神学自由主义的残余影响,因此在圣经的深度与传福音的热情上仍有所欠缺。
  • 主流教会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来被当地文化所接受——只要他们不传福音。如果他们开始宣告基督为唯一的救主和上帝,他们将会失去这种文化安全区并遭到反对,就像新教会所遭到的反对一样。问题在于她们的牧师、平信徒领袖和会众成员是否有勇气和信念来这么做。

斯里兰卡的教会领袖们清楚地认识到这些挑战:

  • 像斯里兰卡国家基督福音联盟[5] (NCEASL)这样的组织,正在尝试着使新兴教会能有凝聚力和神学上的稳定性。
  • 兰卡圣经学院[6]和科伦坡神学院[7]是福音派信仰、跨宗派的学院。她们试图提高教会的圣经与神学的深度,并且联结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传道人和福音布道者。
  • 像灵风合作伙伴(Langham Partnership)[8]这样的国际机构设立了神学奖学金,投入在神学教学中。
  • 阿吉特•费尔南多[9]和文诺士•拉马钱德拉[10]是当代具有国际高度的斯里兰卡神学家。

意义

其他国家中的教会也正在透过不同形式面对着斯里兰卡教会的许多问题。因此我们可以从斯里兰卡的情境中学到一些功课。

  • 我们不能低估世俗的酵,即以所谓在社会上“正常”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为伪装来渗透教会的能力。 上帝的国度挑战着他们。教会和基督徒个人应该以这样的深度来默想经文:要以我们顺服遵行的方式,而不是世俗的方式来思考。
  • 非基督教宗教尤其是当它与民族主义相结合时,对身份形成的力量,经常会压制西式教育的影响,特别是在后殖民语境中,“西方”的一切都被认为必然带有压迫性而被摒弃。
  • 因此,信实的教会将会是一个“十字架”的教会:以敬虔的方式来爱世界,并且忍受来自一个藐视敬虔的世界发出的非理性的仇恨。她将宣告基督为万有之主,并将因此受到迫害。她将以神的方式而非符合现今文化的方式生活,并将因此受到迫害。教会这么做,就将得到平安,并因此祝福整个文化和社会。然而,罪的存在意味着这种平安将会与争战相遇。

建议的回应

除了为在斯里兰卡的基督徒祷告,全世界的基督徒还可以:

  • 支持跨宗派福音事工部门,如斯里兰卡圣经学院、科伦坡神学院和青年归主[11]机构,以及力图为斯里兰卡教会提供资源的国际组织,如灵风。
  • 透过教会或宗派网络来寻找斯里兰卡新兴的教会领袖,装备他们,让他们接受培训,并与上述事工建立合作关系。
  • 利用这些关系网来建立与斯里兰卡事工的长期合作关系,包括植堂、青年事工、学校和学生事工。
  • 在个人和事工带领中,展示出始终如一的文化式的敬虔,坚持和那些它们支持的事工上有同样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并且
  • 邀请斯里兰卡的教会领袖来观摩,分享他们的见解和事工,以此鼓励建立真实的伙伴关系。

卡马尔•维拉孔出生于斯里兰卡,在澳大利亚长大,现正攻读跨文化事工的博士学位。他目前担任一家中国留学生的街区牧师,并在澳大利亚学生福音团契担任兼职牧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2 3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