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体育事工和传福音:一个道成肉身的服侍如何加固有效福传的基础

Samuel Ashe牧师,是一位十八世纪的英国教士,他清楚的看到了教会和体育相互影响的关系。于是,他常常在周日下午藏身于当地运动场旁边的树林中。他会等待足球滚到他身边的时机,然后抓起球用针给它刺个洞1。之后他就会心满意足的回家,因为他已经阻止了他的教区教友犯罪!谢天谢地,在本文中我们能够发现更有建设性的方式来与体育领域相互契合。

在当今世界,没有一个理智的人会否认体育的重要性。

  • 今年的六月至七月,在巴西会举办世界杯足球赛。
  • 世界上的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对2010年的世界杯进行了电视转播,全世界有32亿人,或者说有占46.4%的世界总人口的人,观看了至少一部分的世界杯电视节目2

神学上的“与时俱进”

基督徒开展体育事工始于1950年代,而现在呈现了爆炸性的增长,目前已经到了单英国国家就有超过50个机构专门从事体育事工的程度。基督徒从事体育事工的机构,存在于世界上的180个国家。然而这个增长一直以来为自发的,通常不能彼此协调配合。这个过程已经造成某些后果,比如在神学领域。

Jim Mathisen,来自于惠顿学院,他写道:“当前体育事工运动,仍然是在任何被清晰阐述的体育神学缺席的情况下开展的,这令人尴尬 ……. 这个运动中没有相应的神学或者释经学的表述”3。Mathisen 的评论在体育事工的范畴内仍然是真知灼见,体育事工仍然在没有被广泛接受的共同神学基础上开展时,然而,日益增多的关于体育和基督教的文章,却在相当广泛的学术层面上被发表出来4

宽广之地

体育事工主要分为两个范畴—针对体育本身开展的事工和通过体育开展的事工:

  • 针对体育本身开展的事工,是指以耶稣之名来从事体育服侍;体育牧师v就是一个恰当的例子5。而“从事体育人群的服侍”也是一个被使用的术语。这是来帮助精英运动员(通常)按照基督徒的方式来从事体育,同时在竞技体育妨碍他们参加主日崇拜时,将教会带到他们身边。
  • 通过体育开展的事工,是将体育视为一个传福音的机会。这可能包括以传福音为目的运营体育项目,组建教会体育团队来吸收局外人,作为教会项目的一部分为社区开设健身中心,或者借用体育语境分发带有福音信息的单张或者视频资料,通常这些单张或者视频资料会使用广为人知的基督徒运动员的见证。

体育事工能够在所有层次和年龄的群体中开展。以下的一个英国机构的异象声明很好的总结了基督徒体育事工组织所主要致力于的任务:

  • 各地基督徒在体育俱乐部和团队中活出信仰。
  • 各地教会与它们当地体育社区的接触。
  • 各地运动员有机会听到耶稣基督的福音6

大型体育活动事工

近年来,基督徒已经看到了将他们的国家或者城市举办的体育盛事作为服侍和见证机会的潜力。这种类型的事工始于1990年代,并且多年来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奥运会和足球世界杯:

  •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一个耗费200万英镑,来自于40个国家的超过2000名自愿者作为事工团队参与的运动,生产和销售了500000基督教资料,并且分发了五十万瓶免费瓶装水。
  • 运动员之家寄宿项目接待了从20个国家来的280位宾客,提供共计2000晚的免费膳宿。
  • 教会组织的体育活动吸引了超过500000人7

大型体育活动事工,通常是非常有效的,但是有些时候导致和体育活动组织委员会之间产生麻烦。组织委员会可能会感觉特定基督徒的信息发布会与官方的信息发布相冲突,或者误导公众相信在基督徒发布者和组织委员会之间存在官方联系。

一份关于近期大型体育活动的事工报告,提到了在城市中的三个社区粉丝区域分发超过500000份带着信仰见证的属灵文章的计划。当一个人可能为这个福音事工而欢欣雀跃时,而另一个人可能同时质疑城市权威机构如何看捡拾丢弃的单张,以及到底这个活动会带来基督徒社区声望的提升,或是背道而驰。

一个人可能也会问一个基督徒大会的组织者,如果一个商业或者政治机构要在他们举办的基督徒大会上宣传自己的代表,基督徒大会的组织者有何感受?一个大型体育活动的福音轰炸的潜在长期影响,和给那些只想来体育活动找找乐子的人分发册子的果效,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体育牧师

在伦敦奥运会的体育牧师项目,可以说是奥运会历史上所实施的最全面的体育牧师项目,有162位牧师被授权在三个独立的领域为奥运村的运动员和其他人,以及工作人员,自愿者和媒体提供服务。这是一个有着仆人精神的基督徒与奥运会组织委员会协同工作的绝好范例,并且为奥运会增色不少。

体育牧师的机会,是由于Barking主教(Bishop of Barking)的先见之明而创造的,他在奥运会的前五年,就创建了名为“英格兰教会奥林匹克执行协调员”的职务(post of Church of England Olympics Executive Coordinator)。而所任命的人,Duncan Green,在一本即将面世的书中,描述了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中的服侍历程8 

体育外展

在草根阶层,一些以基督徒为基础的体育拓展项目,正在被世俗体育网络视为有效的接触形式来通过体育解决社会问题。一个大使父亲足球项目(Ambassadors Fathers’ Football project)就是好例子,由于伸出援助之手支持居住于陶尔哈姆莱茨区贫穷9的被边缘化的移民父亲,它赢得了超越伦敦2012创新大奖(Beyond London 2012 Innovation award)。

当2006年非洲国家杯在埃及举办时,组织委员会缺少志愿者。基督徒社区齐心协力组织起来,招募人员提供了所需要的帮助。一个基督徒领袖被给予了志愿者领导的责任,并且在组织委员会拥有一席之地。

之后他说道:“这是神在埃及提供给体育事工的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让它可以处于这样一个大型体育赛事的核心地位。我与之并肩工作的百分之九十的人—志愿者,组织委员会,政府—并不是基督徒。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来自于一个基督教会。我相信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体育事工—不是在教会里事工而是将教会带到外面的世界。”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和2006年的埃及非洲国家杯,表明了一个仆人精神的态度,是如何支持了大型体育活动的组织委员会,并常常带来委员会的赞誉,这就在基督徒社区和体育管理者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 

残疾人的体育

在1992年的残疾人奥运会上,入场观看是免费的,因为组织委员会认为不会有人付钱观看残疾人的赛事。在2012年的伦敦残奥会,每一个赛事的门票几乎都卖光了。残疾人体育的品质和声望,在过去几年来,得到极大的提升。然而基督徒社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残疾人体育。在英国的50家体育事工组织中,可能只有两家明确的在它们的活动中包含了残疾人体育。

如果说神学对于体育的思考一直是稀缺的,那么基督徒对于残疾人可以说是几乎空白。今年晚些时候要出版的一本新书将会对这个领域表达一种欢迎的立场10 

先知性的接触

基督徒已经被批评为不能够与体育有任何的先知性的接触。比如Tom Krattenmaker11,就为基督徒对于象种族主义,对于妇女的剥削,金融腐败,或者体育中的过度暴力兴趣缺缺而痛苦不已。当2014年在俄国举办的冬季奥运会将俄国的反同性恋立法推到世界的聚光灯下,基督徒体育事工社群似乎在沉默不语。

神学意义

神学反思在体育上的不断提升的应用,将会受到欢迎。然而,必须得认识到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

  • 在可信的神学基础上所加固的事工,会更加强大,并且有希望更加有果效。
  • 更深入的神学理念会帮助基督徒与体育监管实体产生良性互动,来服侍它们,而不是看上去只是希望利用体育活动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 神学会帮助基督徒处理以及掌控渗透入体育的伦理问题。
  • 尊重体育的完整性,同时也不牺牲福音完整性的事工,可能会有长期的果实收获。

学到的功课和建议采取的回应

体育事工道成肉身的模式的重点,是基督徒进入从事体育活动人群的世界,这反映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19-23所强调的重点,藉着娱乐,参与,以及在支持层面的加入,需要在时间,暴露自己的弱点和刻意建立关系方面,付出巨大的委身。这是给其它福传领域的一个借鉴,这些领域有些时候强调一个项目或者活动要求其他人过来而不是自己走出去的方式。

对支持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传福音,提供愿景,装备和支持会众中的运动员成为他们的体育朋友和当地体育俱乐部接触福音的渠道,这种开放能够成为一种有效的策略来帮助教会与它的当地体育社区产生接触。例如通过可以参加的教会聚会以及参加孩子们的体育活动,支持有运动才能的孩子的基督徒父母接触与他们的孩子的体育相关的人,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

另外一个可以应用在其它福传领域中的借鉴是,在体育福传中的服侍重点能够消除许多壁垒,并且为其它的福传机会打开大门。这样一个方式可能不会产生短期的果效,但是出现的长期的善举(比如通过体育牧师)能够产生真正的福音影响力。

教会也应当在体育中或者藉着体育开放自己服侍社区,比如提供自愿者,教练,牧养关怀,或者对当地的体育俱乐部、学校或者大学提供聚会空间。也应当就目前为止所发展的残疾人体育,进行有意识的决策来更多的评估和将它放在优先的位置。

将体育看成是神的礼物,重视它,并且寻求接触体育,就如那些关心它的人,这种视角代表了绝大部分基督徒如何看待未来体育世界。让我们参与体育世界之中,并且为基督赢得它吧!

J Stuart Weir是Verite体育(www.veritesport.org)的执行总裁, 这是一个基督徒世界体育机构。他曾经在奥运会,残奥会,英联邦运动会,足球世界杯,以及许多竞技体育赛事中工作过。他支持从事竞技体育的基督徒,并且撰写了大量关于体育和基督教的文章。

[1] Richard Holt, Sport and the British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p 39.

[2] www.fifa.com

[3] Jim Mathisen, A Brief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and Sport in Deardorff II, Donald, and John White (eds),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Lewiston, NY: Edwin Mellen, 2008), p 34.

[4] For a list of the main books, see http://www.veritesport.org/index.php?page=topten.

[5] For more details of sports chaplaincy, see Andrew Parker, Nick Watson, and John White, Sports Chaplaincy: Trends, Issues and Debates (Farnham: Ashgate, 2014). To be published late 2014.

[6] www.christiansinsport.org.uk

[7] More than Gold, London 2012 report.

[8] Duncan Green, ‘Sports Chaplaincy at the Olympics and Paralympics: Reflections on London 2012’ in Andrew Parker, Nick Watson, and John White, Sports Chaplaincy: Trends, Issues and Debates (Farnham: Ashgate, 2014). To be published late 2014.

[9] http://www.beyondsport.org/the-awards/entries/view.php?Id=2226 and https://witness.theguardian.com/assignment/51d59f4fe4b07c36b3600238/433744. I am grateful to my friend Davis Oakley, Ambassadors in Football, for this material and other help with the article.

[10] Andrew Parker and Nick Watson (eds), Sports, Religion and Disability (London: Routledge, 2014).

[11] Tom Krattenmaker, Onward Christian Athletes (Turning Ballparks into Pulpits and Players into Preachers) (Lanham: Rowan & Littlefield, 2009).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8 4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