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的善后:克服韩国教会的分裂,鼓励全球的福音派之间的合作

第10届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于2013年10月20日至11月8日,在韩国釜山举行。有140个国家来的将近4000位代表,共聚一堂,共同探讨 “活着的真神,带领我们进入公义与和平”这一 主题。韩国的筹备委员获得了韩国Tong Hap长老会,有着280万会众的协进会会员的支持。 

韩国教会​​的分裂

早在2011年,传统的福音派教会和韩国的其它宗派就开始反对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在首尔和釜山,发生了许多反对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他们批评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的由派神学,与异教教的对话,强调没有属灵意义的社会政治化福音,推行同性恋行为。

领导反对活动的韩国Hap Tong长老会教会,是韩国最大的传统长老会,拥有300万会友和11,000间教会。其它传统的教派包括高丽长老会,归正宗,釜山Puniel长老会和其他宗派,联合起来发表反对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的官方申明。此外,强烈的反对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的小册子也被印刷出来。

自1948年以来,基督教协进会(WCC)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经过精心组织的强烈反对。

传统神学

韩国教会​​是亚洲和世界上持守最传统的教义的教会之一:

  • 每个主要宗派都有一个“反邪教调查委员会”,用于监控不符合圣经的教义和神学。
  • 这些教会对神学上的变动很敏感,特别是特别是基督教协进会(WCC)的自由派神学。
  • 大多数韩国牧师和教会,即使是Tong Hap宗里比较“自由”的那一派,都比较持守传统,经常批评基督教协进会(WCC)的自由派神学。

然而,这些韩国的福音派领袖选择留在比较“自由”的Tong Hap宗,已在基督教协进会(WCC)的大家庭中做一些积极的福音派的影响。相比之下,较为传统的Tong Hap宗,则拒绝对基基督教协进会(WCC)自由派的任何妥协。

财政上的考虑

尽管这样的环境中,基督教协进会(WCC)在日内瓦的领导人,还是选定在韩国举办的第10 界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基于两个基本原因:

  • 随着基督教协进会(WCC)会员在欧洲和北美会员人数的不断下降,以及在日内瓦的金融危机,韩国被选为举办国主要因为它在灵性上的活力和强大的财力(韩国拥有世界上50间最大教会的23间)。
  • 基督教协进会(WCC)的领袖们认为,韩国五大宗派,Tong Hap 长老会、长老教会(大韩民国)、卫理公会、全备福音中央教会和圣公会,将能够在经济上支持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

南半球的重要性

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在釜山强调在全球南部,特别是在亚洲,教会在迅速增长,这个区域的教会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教会增长的“复兴之火”-1970-1990在韩国,今天在中国-已经使全球的教会的关注到了亚洲的教会。虽然,基督徒在北半球的比例,已从80.9%(1910年)缩水至37.9%(2010年),但是,现在南半球的基督教人口的已占到60%以上。

世界基督教组织,如基督教协进会(WCC),世界福音派联盟(WEA),以及洛桑世界福音大会(LCWE)1 的未来领导都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教会里。此外,天主教会也选出了一个阿根廷的教皇,教皇弗朗西斯。在2013年初,2 与世界福音派联盟(WEA)大会,原定于2014年10月在韩国举行。

韩国教会,无论是偏向基督教协进会(WCC)派还是反对基督教协进会(WCC)派,都肯定召开这次大会,有聚集世界各地教会领袖的优势。大多数韩国基督徒,在这次釜山的大会召开之前,并不怎么了解基督教协进会(WCC)。这大会会给韩国的教会带来许多积极的和消极的后果。 

令人失望的后果

一个著名的Tong Hap宗牧师,在首尔评价说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是一个败笔,有三个原因:

  • 韩国筹备委员会将会有一个大型的财政赤字,因为一些宗派不能兑付他们承诺的份额。
  • 没有一个韩国牧师当选为基督教协进会(WCC)中央委员,这否认韩国教会在基督教协进会(WCC)中的影响力。韩国教会领袖,唯一当选的是基督教协进会(WCC)亚洲委员会主席。
  • 尽管韩国教会领袖向基督教协进会(WCC)中央委员会提出了要求,但是,这次大会没有对北朝鲜的人权作出任何官方声明。在过去,基督教协进会(WCC)在世界各地的人权问题上一直非常活跃。很多韩国基督徒,对基督教协进会(WCC)这次在北朝鲜问题上的沉默,感到非常震惊。

更大的失望是这次大会的在神学上的阐述。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已经被他们遗弃,传福音被定义为:让人跟随神的带领,恢复人类去实现生命的意义。基督教协进会(WCC)在釜山没有改变其基本的神学立场。

分化的加深

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之后,韩国教会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最大两支长老宗(Tong Hap and Hap Tong)之间的裂痕可能会更深。韩国长老会(PCK)在韩国的第一次大分裂发生在1959年,主要分歧是在是否支持基督教协进会(WCC)。第10届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在釜山强调传统派和自由派之间的差异,使事情变得更糟。 

WEA的影响 

2014年2月11日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即将到来的WEA大会已被推迟。声明援引“韩国福音派内部的分化:

  • 世界福音派联盟(WEA)一直是韩国福音派中最大的传统宗派——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的同工。
  • 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是下属 Hap Tong长老会的宗派,它曾公开指责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
  • 在2013年3月,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内部发生了分裂。Hap Tong长老会下属,新的韩国教会协会(KCA)成立,同时有许多福音派的宗派离开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加入韩国教会协会(KCA)。

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的领袖们,已经准备在他们十月在韩国举行的大会上,尽力联结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可是,关键的问题,是目前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的领导人是否愿意在基督教协进会内外,与韩国的所有福音派领袖们同工。

因为神学原因,许多福音派内部的牧师们,都不认同基督教协进会(WCC)。一个关键问题是世界福音派联盟(WEA)和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是否会在世界福音派联盟大会(WEA GA)上,接纳这些福音派教会的领袖们。

长期的愿景

基督教协进会全体大会(WCC GA)表明,他们的事工重心,已经从没落西方基督教世界,转移到了南半球的不断增长的教会中。许多日益增长的宗派,如非洲的安立甘宗和韩国的Tong Hap,属于基督教协进会(WCC)。在西方教会日益减少会友人数,和在日内瓦不断加增财务危机,警示基督教协进会(WCC)的领导层,需要通过与全球南方的福音派领袖们密切合作,以恢复上世纪50年代它们的原始的生命力。

基督教协进会(WCC)内部,自由派神学领袖们,仍旧在教会治理、财务和神学教育等领域,把持着大局。处在教会历史的时代变更中的,亚、非、拉美的福音派领袖们,需要在基督教协进会(WCC)的三个不同区域,增加属灵影响力。

韩国基督教会内部的分化,尤其是在韩国基督教协进会(CCK)和韩国教会协会(KCA)、Hap Tong and Tong Hap之间,需要属天的医治。这需要基督教,在圣经和历史信仰上的统一,需要一个神迹。

洛桑大会的作用,将在未来变得越来越重要。洛桑大会能够带来WEA内部福音派,和基督教协进会(WCC)内部,那些不认同基督教协进会(WCC)神学和行为的福音派领袖的合一。

建议的回应

洛桑大会的福音派领袖们,能够与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紧密的同工,以带来福音派教会与这个世界的联结。过去三届的洛桑大会,就是很好的例子。它们把世界各地的福音派领袖们(有基督教协进会(WCC)内的,也有基督教协进会(WCC)外的),招聚在一起,共同讨论把世界福音化的任务。

一种方法是通过世界福音派联盟(WEA)委员会(神学,宣教,妇女,青年,宗教自由,以及互联网),密切与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相关的教会同工。这种联合,将会获得教会基层,和那些与不同国家的福音派组织有联系的教会领袖们的支持。在亚洲,已有超过1,000福音派神学院,在基督教协进会(WCC)之外联合。之后,他们会打开大门,与基督教协进会(WCC)内部的福音派神学院合作。

洛桑大会的福音派领袖,也可以向基督教协进会(WCC)内部的牧者和教会,打开大门。因为,一般在亚、非、拉美洲的许多教会,在神学上都是传统的,并希望得到福音上的联合:

  • 大多数南半球基督教协进会(WCC)的基督教领袖们,是福音派的。他们已经认识到基督教协进会(WCC)运动的衰落趋势,特别是在西方,并希望成为全球福音派运动的一部分。
  • 但是,他们很难成为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的成员,因为他们的教会已经是基督教协进会(WCC)的成员了。

为福音派教会(不管他们是否是基督教协进会(WCC)的成员)的重点使命,就是携手同工,完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马太福音28:19-20)。普世的教会必须把全备的福音传到地级。

Bong Rin Ro,神学博士,夏威夷神学院教会历史与宣教学教授。他曾担任ATA秘书长(1970至1990年),世界福音派联盟(WEA)神学委员会(1990-96)的秘书长。目前,他是ATA国际高级顾问,韩国Dean亚洲神学院院长。

[1] Also known as The Lausanne Movement.

[2] Editor’s Note: See Norberto Saracco’s article ‘“Pray for me”: Pope Francis: How should we respond?’ in the June 2013 issue of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at http://www.lausanne.org/en/documents/global-analysis/june-2013.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5 4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