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食物保障及其在转型发展中的角色

通常,食物保障既不能简单地被认为它决定了(人们)对福音的回应态度,也不能用来判定一个社群是否健康。然而,对福音的回应和健康的社群却与食物保障有着紧密联系。

食物保障的角色

食物保障在转型发展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长期可持续的转型中:

  • 这一点常常被误解,人们经常把食物保障看为是食物求助,以及在饥荒地区的食物救济。
  • 食物保障项目可以成为一种最为积极的方式,使一个社群脱离贫困,然而,若是处理不当,它则会成为掠夺剥削的工具甚至对经济造成破坏。
  • 正直人需要支持这项目工作, 尤其是为穷人说话。

 基督教发展机构

许多基督教发展机构的综合整体发展项目做得很好,生活保障和食物保障正在起着牵引的作用。不管机构(诊所,水,儿童关怀等)的核心介入项目是什么,由于食物保障和生活保障是贫困人口和边缘社群的生命线,两者必须扮演核心的角色。

作者服务于MAP国际(www.map.org),其关注点是在健康方面,而食物保障在其主要的“全民健康村”项目(Total Health Village THV)中占了几乎一半的比例:

  • 这使得该项目强健并且有活力。
  • 伴随着预防和治疗方法,改善了社群的健康状态。
  • 当THV项目中的社群开始控制他们的自然资源,生产资源以及他们的健康时,他们变得越来越灵活。

如果我们要达到千禧年发展目标,即贫困减半,我们需要考虑食物保障。

食物保障A3U框架

食物保障有4个维度:食物供应,食物途径,创造财富,食物使用。

1. 食物供应

食物供应是第一个维度。当今世界在食物生产方面有巨大的进展,因而这是个很少被提到的问题。然而,在干旱和受饥荒影响地区常常存在食物供应的缺乏问题。

  • 比如最近发生在非洲之角的饥荒,由于降雨量严重不足,甚至无法保证农作物基本的种植。持续的饥荒可使一个地区陷入困境。
  • 当一个社群开始挨饿时就造成食物保障危机,由此引发食物供应的缺乏。

在这种情况下,通常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从外部捐赠食物给他们,避免由地于饥饿引起死亡。在这种食物缺乏地区,最终都要完全倚靠外部的救济,并且年复一年没有其它可替代的方法获得农作物。

基督教发展机构可采用一种富有创新的“工作换粮”(“food for work”)项目确保灾区有粮,使社群不用为找食物而搬到其它地方去。 另外,“这个项目通过为社群创造资产如修建道路,水池,小块林地,流域发展以及种植农作物等,使食物供应具有长期的影响。

2. 食物途径

从外部引进食物救济,可以满足灾区的暂时所需,在干预期,引进途径也是可能的。然而,这对当地经济并无正面的影响—–事实上很可能会摧毁农作物市场中那些羽翼未丰的小企业。

我们的目的是改善当地经济,使农作物生产和其生产能够进步。社会经济关系可以帮助复兴经济使其重现活力生机。

食物救济若不积极带动当地经济,刺激当地农作物生产,将造成当地社群处于被动地位,依赖于外部支援。结果,引进食物的项目将成为受害者。善意很容易导致基督教发展机构做的事弊大于利–包括福音。1

3. 创造财富

在普通社群中,食物保障和财富创造紧密联系在一起。由个人和家庭生产的过剩食物可以用来买卖,从而获得财富。财富意味着储蓄。

为了评估个人或家庭的资产,作者想起可以通过确认他们的储蓄帐户以及金额来判定。

他知道其中的很多家庭做得非常好,并且已经从生活保障项目中获益。但是,这从他们的帐户及其金额中却看不出来。

继而一位农民向他展示了他新买的小猪仔,指出这些小猪仔就是他的“储蓄”。他将过剩农作物卖到市场赚到钱买家畜。这些可作为“流动资产”以防危机来临时可将其卖出。这是一个合理的举措, 资产对他而言是可用的,其增值速度比放在银行赚取利息还快。

从过剩食物中创造资产–将其流动化以备不时之需–代表了食物保障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机构与社群合作食物保障项目时,须迎合他们这点的需求。

4. 食物使用

  • 当食物紧缺时,家庭中不同成员使用食物的方法受到影响
  • 在很多文化中,食物的分配是按照长幼强弱次序,首先是丈夫,其次是儿子,接下来是女儿,最后是母亲。
  • 食物匮乏不影响家庭中每个人的关系。

确保食物的同时也带来两性平等, 因为为家庭提供足够的食物意味着平均分配食物。

家庭食物保障评估 

食物保障快速评估(RFSA)工具可快速评估家庭中的食物保障情况。该工具由作者2001年在柬埔寨工作时设计开发的,是一个可共享的工具(具体见 www.ravijayakaran.com/documents)。下面的图表显示了一项RFSA作业,它根据一个菲律宾村庄的情况执行。

[See image attached to this article titled ‘RFSA – of a village in Mindanao Island, Philippines’.]

第一列显示了该村庄中属于RFSA四个分类的其中一类或其它分类的大致人口的分布2。从家庭食物保障的角度,贫困可定义为“一个家庭的支出多于收入,没有创造资产”。按照这个基础,从该图可以快速分析出,该团体中约有60%的人是在贫困线以下,20%的人正好收支相抵,20%的人有剩余。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中,有40%是在极度贫困中。第二列和第三列分别表明RFSA水平以及用来描述其处于哪个分类的本地编号。

这些分类不是基于平均家庭收入的政府数据,而是对该社群中家庭的社会经济状况作一个比较。

  • 这个比例与社群的背景关系非常大,一旦所分析的社会群体发生变化,该比例就会改变。因为家庭食物保障水平不是基于收入而是在于家庭的收支状况。
  • 因此处于RFSA水平中脆弱的分类,例如,RFSA-2类, 任何环境的变化,如事故或疾病,将会使该类家庭下降到下一个RFSA水平。因为当支出大大超出收入时,这个家庭不得不借钱度日,此时这个收支比例就会非常高。

因此,基督教发展机构应该意识到,为防止家庭食物保障陷入崩溃,可以采用缓冲机制,如获得信用贷款,健康服务以及投资机会将起到很好的作用。

食物保障和福音回应

家庭食物保障水平与对福音的回应是相关的,这并不奇怪。

  • 从图中可以看到,在RFSA-3和RFSA-4分类中的人对福音的回应度是最高的,而在RFSA-1和RFSA-2中回应度是最低的
  • 当家庭经历危机时,往往此时对福音是开放的。

在RFSA-1社群中工作是最难的,但一旦在该社群中有突破,就会对整个社群带来重大影响。

  • 这个社群不需要投资,但是他们需要机会在其所在社群中投资社会责任,因为这可以带来地位,认同和接纳。
  • 圣经中有个非常好的例子:在路加福音19章,当耶稣遇到撒该。耶稣的认同,去拜访他以显尊重,接纳“本来的他”,都足以改变撒该的生命。
  • 实际上当撒该宣称他的“社会责任”时,即他说,“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社会穷人”,他已经被改变了。

完整使命的一个例子

在贫困线以下的家庭有很多的挣扎,不幸的贫困带来多重的挫折感并会击败人的灵性,使人失去希望而转向使用一些不当方法以求生存(箴言30:8-9)。正是这样的群体在不断地寻求救主。

福音是整体和全盘的,这个好消息对穷人和有需要的人来讲是宣告,同时也要行出来。耶稣对所有人做了一个具有吸引力的邀请“凡劳苦担重担的都到我这里来,我使你们得安息”。基督教机构则是被呼召继续扩展这个邀请。这个拿撒勒人的宣告对我们这些实践这个完整使命,跟随我们主脚踪的人也是一个挑战(路4:18-19)。

在旧约中,描述了由约瑟带动的一个历史上最大的食物保障项目。神赐给约瑟智慧使他能解释法老的梦,启示了他对选民的计划。这个在神带领下的大型食物保障项目为他的选民进入埃及提供了一个方法。

对我们基督徒而言,神呼召我们进入这个完整的使命,在各样我们能做的事上使我们可以宣告并行出这个好消息。最近,MAP国际开始增加教会在发展中国家中的参与度,使更多教会能参与到这个完整使命中。如同神与约瑟同在一样,神帮助他们开发新工具,制定新策略,特别是通过以家庭为单位的食物保障项目,帮助教会和他们的会众参与到转型发展中。他们乐意与LGA分享这个信息,并愿意与那些有心在这个完整使命中服事的人一同合作。

Ravi Jakayakaran在扶贫策略发展项目中具有36年的经验,长期生活在印度,中国,柬埔寨,中国和美国。他是MAP国际全球项目的副主席,以及洛桑整全使命的高级助理。他的联系方式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1] See ‘When Helping Hurts’ by Brian Fikkert and Steve Corbett.

[2] The seeds represent the percentage of the villagers that fall into that category—since ten seeds represent the whole population, each seed represents 10% of the population.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5 4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