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巨型教会和其对宣教的意义

本文研究了巨型教会作为一种全球性现象的兴起,以及巨型教会作为一种新型教会对福音和宣教的影响。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巨型教会是指那种会众特别多或者说多得不正常的教会。这种教会主要属于保守福音派或五旬节降临派(或灵恩派)基督教分支。现今分布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美洲的巨型教会都与北美有着历史关联。新兴的巨型教会通常由灵恩派牧师带领,并且透过一系列的媒体节目和书籍录像带等相关资源触及成百上千甚至上百万人。

通常来说,真正意义上的巨型教会在主日和周间单独礼拜都稳定性地拥有超级巨大数目的会众。
稳定性很重要,因为有的教会只在有受欢迎的牧师来访时才吸引巨大数量的人。
真正意义上的巨型教会的人数依赖于领袖的影响力,灵恩,敬拜的活力和教会赞助者需要满足的程度。
现存成员的见证对团体增长的促进。

成功的标记

属于这一分支的基督徒将超级教会看做事工成功和神国度扩展的标志。诸如Creflo Dollar,Joel Osteen和TD Jakes等北美超级教会领袖在北美上兴起了许多这种事工。巨型教会对特定的基督徒群体很有吸引力,这些基督徒包括那些对宗派主义心灰意冷的以及持自由主义神学和寻求现代化的更激奋更具属灵刺激性敬拜形式的基督徒。

这些教会常常在宗教直播中展示他们震撼的观众席和精致复杂的科技辅助敬拜形式,并把这作为教会增长、成功和兴盛的标记。他们觊觎于人数的增长,自豪地引证他们的数字作为与属灵有关的见证和福音事工的成功,宣扬那种迎合属世期望与属世需要的敬拜风格。因此,很多这类教会倾向于无宗派风格,这一特点会吸引那些无宗派认同,无教会传统归属的年轻人和专业人士。

宗派因素

巨型教会可以是委身于某一宗派也可以是独立于现有宗派的。这样,尽管韩国首尔赵镛基的汝矣岛纯福音教会属于神召会,因为参与其日常服侍人数的缘故,它仍被当做一个巨型教会。它拥有七十万会众,分布在多个周日聚会点,这让汝矣岛纯福音教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教会之一。

同时也有这样的情况,有的大型宗派因门训的体制而拒绝建立巨型教会:
加纳的五旬节教会(Church of Pentecost),是一个大型的,拥有众多地方堂会和国际分堂的典型五旬节派教会。
尽管是一个兴旺的五旬节派教会,五旬节教会仍然选择一种以社区为基础的植堂策略。
根据教会制度,一个当地方分堂不允许超过特定的人数。
因此,五旬节教会常常在某些特定社区距离不到300m之间就有多个超过500人的分堂。
巨型教会的吸引力

巨型教会得以发展,离不开一个领袖的属灵恩赐。在非洲,医病,赶鬼,先知的恩赐会特别有吸引力。而在现代的西方,当道德相对主义占了上风,宗教退入私人领域,福音派信徒因着这些团体强调圣经的基要信仰而被吸引。巨型教会的理念因着特定的对如何作基督的门徒以及如何称为上帝的群体的理解,而被催生。

当代五旬节派基督教的发展推进了巨型教会,其本质上具有福音派特性,因为赐下圣灵并得着能力做见证的应许与教会增长密不可分。然而,反对这一观点的指出,大数目的会众使保持初期教会信徒有活力交通的“四支柱”变得很难操作,这“四支柱”分别指:学习神的话,圣徒交通,代祷和掰饼(徒2:42-47)。有些超级教会则通过家庭细胞小组以及电话祷告会和社交媒体联络来解决这些问题。

除此之外,David F Wells在《后现代世界里的基督》一文中将美国巨型教会的兴起置于后现代主义文化中。Wells指出,在后现代的处境中,基督教群体被置于一个宗教商品的“市场”中,开始不自觉地以一种慕道者中心主义而运转;同时我们发现这个宗教市场正逐渐成为一个买方市场而不是一个卖方市场。

在后现代处境下,巨型教会在南半球的兴起说明了基督教世界里的三个主要发展:
基督教在北半球开始走下坡路,而与此同时,在非西方世界开始兴旺。
宗教生活中,对宗派的认同受到侵蚀,开始青睐灵命塑造和复兴。
因着“人数多少”被当作成功的标志,以至于“成功神学” 在当代灵恩派里非常流行。

挫折和失败

在加纳,国际家之光教会(the Lighthouse Chapel International ,LCI)不仅自己宣称是一个巨型教会,而且它的电视节目、可接收的数字卫星电视也被称为“超级世界”。在《巨型教会:如何使你的教会增长》一书中,国际家之光教会的主教Dag Heward Mills 概括出25条应该成为巨型教会的原因。据他所说,传道人必须渴慕巨型教会,因为这对于传道人是最适当的异象和目标,并且渴慕巨型教会带领你踏上一个教会成长之旅。

显然成为巨型教会肯定有益处。然而,根据Dag Heward Mills主教给出的25条原因,除了五旬节派信徒为赢得得救灵魂的数目外,显然很多原因仅仅是实用性的、金钱的和其他物质益处。并且给出这样一种印象,建造一个巨型教会是只要敢想就一定会发生的事情。这种教导导致在一些人数缺乏增长,并将此当做事工失败标记的独立教会里的领导层产生了诸多挫败感。

当代五旬节派建立我们提到的那种巨型教会的欲望与他们如何诠释扩张和兴旺不无关系。这些教会里的支配性神学认为,几乎凡是基督徒涉及到的领域都必兴旺。领域的扩张就是这些诠释中一个重要方面。从而雅比斯呼求扩张他境界的祷告被滥用于强调上帝供应他子民的增长,甚至包括供应在他们牧会下会众的特定数目。(历代志上 4:9-10)

存在上帝使用巨型教会和他们的领袖成就伟大事工的鲜活见证。然而也存在着等量的因追求宗教帝国倾向而导致失败和羞耻的故事。一个知晓度很高的故事就是Jim和Tammy:
他们着手建立最大的教会,这野心结果导致包括道德败坏、离婚甚至入狱等各种各样的困难。
Jim Bakker 回想了他一些他为上帝许下的不可能之梦想,这些梦想最终导致了他的溃败:“水晶宫事工中心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建筑;一旦完工观众席要多达三万人,配置电动可拆卸隔离墙分割出房间可供小组聚会使用。”

在包括非洲和拉美的其他地方,类似更宏大的工程已经有建成的;在非洲和拉美已有可坐下五万人的当代五旬节派教堂。其中有两个是救赎基督神的教会(the Redeemed Christian Church of God)和活信心普世教会(the Living Faith Church Worldwide)或者称为得胜者教会(Winners’ Chapel),这两个教会都在尼日利亚。

意义

巨型教会的理念对普世的基督教教会有着深远的影响:
组织庞大常常使管理问责艰难。
相当一部分巨型教会领袖成为了成功的受害者,而落入艰难的情感和道德问题。

在巴西(巴西现今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大的五旬节派教会),Paul Freston报道到,迅猛的数目增长已经带来了独裁主义,干预政治等具有警醒意义的丑闻。有的巨型教会带来了事工中的英雄崇拜,这只是因为他们的教会比别的大。

巨型教会成功的例证很多,没有理由相信每个巨型教会都治理不当。巨型教会的成长可以作为上帝的作为在世界各地的真实的记号。在现代西方,许多这样的教会在基督教衰败的空当建立起来,为基督的福音影响力的希望提供了真实的缘由。

建议性回应

然而,我们必须留心,不要建造一种新的巨型教会神学,以暗示教会的规模是事工的成功是必要的标记。组织管理是为了最大化其影响力。

当一个巨型教会运用它的资源传扬福音时,我们的回应一定是感谢上帝,但也要敏锐地发现,在这种情形下以小的以社区为基础的教会或许更理想。

使徒行传中福音增长的例证是主自己供应教会增长。无论一个会众群体大还是小,更重要的是避免事工中的属灵竞争,并为基督徒舍己的成熟提供合适的养料。(腓立比书2:1-11)

Endnotes

1 David F Wells, Above All Earthy Pow’rs: 后现代世界里的基督 (Grand Rapids, MI: Wm B Eerdmans, 2005), 270.

2 编者:: 参阅J J Kwabena Asamoah-Gyadu 在2014年7月于《洛桑全球分析》发表的“我们这个时代的福音兴旺及其对事工的挑战。http://www.lausanne.org/en/documents/global-analysis/july-2014.html

3 Dag Heward-Mills,超级教会:如何使你的教会增长(Accra: Parchment House Publishers, 2011), 1-19.

4 详细内容参阅:: Jim Bakker, I Was Wrong: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Shocking Journey from PTL Power to Prison and Beyond (Nashville, TN: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6). 引自37页。

5 Paul Freston, ‘The Future of Pentecostalism in Brazil: The Limits of Growth’, in Global Pentecost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 ed. Robert W Hefner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13), 64.

参考文献和深度阅读

Anderson, Allan H. To the Ends of the Earth: Pentecostalism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rld
Christianit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Asamoah-Gyadu, J Kwabena. Contemporary Pentecostal Christianity: Interpretations from an
African Context. Oxford: Regnum Oxford International, 2013.

Bakker, Jimmy, with Ken Abraham. I was Wrong: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Shocking Journey from
PTL Power to Prison and Beyond.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6.

Freston, Paul. ‘The Future of Pentecostalism in Brazil: The Limits of Growth’. In Global
Pentecost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 edited by Robert W Hefner.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13.

Gifford, Paul. African Christianity: Its Public Role.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8.

Gifford, Paul. Ghana’s New Christianity: Pentecostalism in a Globalizing African Economy.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4.

Heward-Mills, Dag. The Mega Church: How to Make Your Church Grow, 2nd ed. Accra:
Parchment House Publishers, 2011.

Jenkins, Philip. The Next Christendom: The Coming of Global Christianit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Miller, Donald E. Reinventing American Protestantism: Christianity in the New Millennium.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Poewe, Karla. Charismatic Christianity as a Global Culture. South Carolina: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94.

Shaw, Mark. Global Awakening: How 20th-Century Revivals Triggered a Christian Revolution.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10.

Wells, David F. Above all Earthly Pow’rs: Christ in a Postmodern World. Grand Rapids, MI: Wm B
Eerdmans, 2005.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J Kwabena Asamoah-Gyadu:加纳勒贡的三一神学院,当代非洲基督教与灵恩主义教授。他是洛桑神学工作小组成员之一。

02 9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