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Global Analysis

2014年9月 《本期摘要》

欢迎阅读《洛桑全球分析》九月刊。我们开始使用新的页面设计,使得网页的可读性更强,也提供更多种格式。也请提出使用反馈和建议。

无论你是打算阅读完整的文章,还是只是文章摘要,我们希望你都能从中得着启发和帮助。我们的目标是,提供可靠的策略性的分析,信息,和洞见,装备领袖们更好的参与普世宣教。我们盼望,这些关于当前和未来趋势和发展的分析,能够帮助你和你的团队在上帝托付的职分上做出更好的决策。
这一期中我们涵盖了以下几个主题。巨型教会,一种新的教会形态,作为一个全球性现象的兴起与影响。在一系列的与其他信仰的对话中,这一期的一篇文章将带我们认识宣教前沿面对的一个新的挑战,西方的佛教。我们也会在后现代的处境下分析宣教研究的悖论。最后,我们将来反思信仰和工作作为一个运动的开始与结束。

“巨型教会他们觊觎于人数的增长,自豪地引证他们的数字作为与属灵有关的见证和福音事工的成功”,J Kwabena Asamoah-Gyadu(加纳勒贡的三一神学院,当代非洲基督教与灵恩主义教授)写道。然而,他们的规模常常让行政管理与监督变得困难,一些巨型教会的领袖更是成为他们自身成功的受害者,在情绪和道德的问题上跌倒。虽然有着健康的巨型教会的例子,我们仍然必须留心,不要建造一种新的巨型教会神学,以暗示教会的规模是事工的成功是必要的标记。“当一个巨型教会运用它的资源传扬福音时,我们的回应一定是感谢上帝,但也要敏锐地发现,在这种情形下以小的以社区为基础的教会或许更理想。”他如此总结道。

“佛教在西方的迅猛扩张是在1960年代,”Hugh Kemp(新西兰,奥克兰圣约翰学院宣教学的特邀讲师)写道。如今,佛教在西方的佛教团体拥有教导/静修中心,出版社,学习小组,默想小组,济贫院,书店,培训中心等各样的实体。因为其迅猛的增长,福音派的基督徒应当正视佛教在西方带来的挑战。很多皈依佛教的人原来曾是基督徒。西方的佛教徒在社会和文化特点上,与西方的新世纪运动,新宗教运动,以及新异教主义的跟随着有着共通的地方。他们较少关注教义和信仰,对“操练”更感兴趣。Hugh Kemp最后总结说:“因此,基督徒需要”操练“如何谈论:每天固定灵修阅读,默想和祷告,参加圣餐。”

“尽管对于一个真正的福音派而言,宣教的中心地位在圣经、神学以及实务中都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许多圣经学院和神学院的一流‘宣教研究’课程却已经把‘宣教’一词从名称中除去,”托马斯. 哈维(英国牛津宣教中心教务主任)如此写道。与次同时,宣教在圣经研究和神学思考中从边缘位置开始移到了中心。宣教教育,特别是在西方国家以外的宣教教育会着重在整全转化、宣教的圣经神学中心地位以及结合转型变革的研究模式这几方面。“在这段宣教教育发生重大变革的时间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东欧的基督徒学者们所作出的贡献将会为我们提供一笔非常宝贵的知识、智慧以及有效实践的资源。”他总结道。

“不论我们使用怎样的术语,上帝在全球范围内正在发动一个“信仰和工作”的运动,” Eric Quan(特拉斯资本的合伙人)写道。这并不是说之前没有过信仰和工作的运动,或者是之前没有成功的例子。只是看上去,这个运动不再只是一些孤立的活动,而正在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运动。目前在信仰和工作运动中有很多孤立的努力。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把每一个人(所有语言、部落、民族)聚拢到一起。然而一个运动要想最终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它要不再是一个运动。耶稣也是差派他的门徒开始一个运动,最终成为全球教会。Eric最后总结道:“从更长远来看,我希望以福音为中心的投资、商业宣教和信仰与工作运动都可以消失,因为把工作整合到信仰当中,应该成为‘我们是谁’和‘我们做什么’更自然的一部分”。

如果对这些文章有任何的提问或是评论,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下一期的《洛桑全球分析》将会在2014年11月发表。

05 9月 2014

Lausanne Global Analysis